日本神户推出特制"透明尸袋" 防疫"告别"两不误


谈起硅谷“战疫”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,宁舟透露“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”。据他介绍,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,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,基本就是“国内打上半场,海外打下半场,海外华人打全场(全场挨打)。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,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,甚至担心会被裁员。

疫情中的APPLE park,几乎不再有人出入,十分冷清。

5日,喀麦隆报告新增95例确诊病例,累计650例;南非新增70例,累计1655例;尼日尔新增40例,累计161例;布基纳法索新增27例,累计345例;科特迪瓦新增16例,累计261例;肯尼亚新增16例,累计142例;几内亚新增10例,累计121例;吉布提新增8例,累计59例;厄立特里亚新增7例,累计29例;贝宁新增6例,累计22例。

当地时间3月17日凌晨开始,旧金山6县市开始实施“禁足令”(shelter-in-place),19日,加州宣布全州禁足。而早在此之前,硅谷的科技企业多已要求员工居家办公(work from home)。

从成都到广州,从广州到卡塔尔,从卡塔尔到费城,从费城再到旧金山——为了赶在入境禁令生效前赶回美国,肖雷在40多小时的旅程里几乎绕了地球一圈。“要是我不回来的话,工作可能就会丢了。”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。回去之后,肖雷按照公司的要求进行了隔离。隔离还没结束,美国的疫情就暴发了,入境禁令至今也没有解除。

“我从硅谷飞回纽约的路上,包里放了六七个口罩,但是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戴上,因为两边的机场和飞机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。”申涵是国内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硅谷办公室的一名实习设计师,收到公司可以居家办公的指令后,她在3月7号就飞回了学校。申涵记得,在公司时,整个二月份,也都没有人会戴口罩,“因为整个加州的氛围都非常的松”。直到三月份,大家才开始有所改变。公司给大家发的口罩,最开始是随便领的,到后来氛围比较紧张了,就限制每人每天只能领一个。

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4月4日报道称,一名71岁的退休老人因对政府在新冠疫情背景下采取的封锁政策感到绝望,最终选择自杀并在临死前杀死了自己的妻子。

报道称,由于封锁政策,这对夫妇担心买不到食物,史密斯先生还忧虑买不到药物控制他的疾病。

加纳争取到世界银行1亿美元资金承诺,用于支持该国抗击疫情;尼日利亚宣布计划筹资12亿美元设立抗疫基金;贝宁也将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的1.3亿美元用于应对疫情。

更多的问题来自生活上。“我3月7日在亚马逊fresh上买的菜,今天(3月30日)才给我送到!”肖雷是硅谷半导体企业超微电脑的一名程序员,禁足期间,亚马逊fresh和针对华人的生鲜电商weee!是他最常用的买菜平台。后者现在已经很难刷到有货的状态,即使刷到了也是以套餐的形式进行售卖,前者的配送时间也是需要抢的,因为人手严重不足,抢到了也只能慢慢等配送。“由于现在感染人数很多,很多人能不出门就不出门,基本上都是网上买菜,实在是买不到了,才会冒险出去买菜。”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。